Gundam00/Saachez×Johann

20090308
日升街系列。收保护费的×发廊老板AU。
  约翰把刮胡泡泡往撒谢斯那张写满了无耻的大脸上抹的时候心跳得砰砰直响。
  不,才不是什么荷尔蒙。只是在大年三十被叫上门服务洗头修面比较不自在嘛。
   刚才洗头时约翰就狠狠在心里鄙视了一番那头红毛卷。大老爷们没事干嘛留那么长啊,真流氓!还有那个颜色、那个卷度,为啥自己就烫染不出来呢?
   轮到胡子时他又愣了几秒,流氓桌上明明摆着搜刮民脂民膏买来的高科技电动刮胡刀却不用,偏要用刀片一点点刮。
   说实话他挺害怕。保护费晚交一分钟就变肉偿之类的事情从前就发生过不止一回。今天要是手抖了刮到肉,撒谢斯大流氓还不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心里越想着要小心,约翰发现自己颤得越是厉害。他深吸一口气,紧握住刮胡刀的柄,拿出三红吹理剃大当家的气势,对自己说了好几遍要镇定,这才真正刮了起来。

   刀片在涂满泡沫的皮肤表面顺畅地刮过,露出流氓干净却有点糙的脸。
   约翰心想其实就和平常给超工兄弟刮没啥两样嘛,却在刮过撒谢斯人中右侧时清楚地看见那张大嘴动起来,变了个弧度,嘴角上扬。
   他还没反应过来这流氓究竟笑啥,就被一双粗大的胳膊搂住了腰,然后整个人被带着贴到了撒谢斯身上。
   “干……干嘛?”
   “站近点,刮起来方便。”
   “再、再别乱动了啊,小心刮破。”
   “嗯嗯,美人儿慢点刮没事。”

   贴近了反而刮起来更困难。暂且忽略从腰移到屁股上的那双爪子,流氓腿间顶着他膝盖的某样东西的热度也够让人在意了。
  在这里出错的话,就没脸开发廊啦。约翰努力集中精神,小心翼翼地对付着下巴上比较顽强的几根胡茬……
   “……刮好了。”完成的那一瞬间他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却被更紧地抱住,吓得刮胡刀都掉了。
   撒谢斯把脸埋在约翰胸前,像只刚吃饱的大猫,惬意地蹭着。好几次鼻尖和嘴唇隔着围裙和衣服用力蹭过敏感的两点,约翰都忍不住颤抖。
   “泡泡都擦干净了吧,这下连毛巾也用不着了啊哈哈哈。”
   撒谢斯蹭了好久才松开,一脸满足地咧嘴笑。
   约翰有点不自在地别过脸去,清了清喉咙,说,
   “其实……这围裙……俩星期没洗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