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dam00/little Ali Al-Saachez × Johann Trinity

20091031
Ali变小。万圣节。R15。
  作为三赖子市贤妻良母的典型,约翰一直都挺传统,银行小职员出身的他没啥高雅品位,也不会掺和着过洋节什么的。但今年秋天儿女就读的三赖子小学里来了个金 发碧眼的娃娃脸美国佬,据说是个天生精力充沛没事就爱瞎闹腾的家伙,上课时动不动就手舞足蹈上蹿下跳了。这么个黄金仓鼠似的洋鬼子倒还博得了小家伙们的一 致好感,妮娜放学回来总在晚饭桌上讲哈姆老师这哈姆老师那的,末了总要加一句其实老师最喜欢刹那了 所以我们是情敌哟!约翰就笑了笑往女儿碗里夹一筷子青菜,想起半年前被她硬拉回家作客的那个黑瘦小子,大概是家庭条件不好没见过啥世面,坐在50平米的大 客厅里手脚都不知往哪放,等约翰端榴莲上来时一双黑眼睛睁得像俩巨峰葡萄。其实可爱的小男孩谁不喜欢呢,要是他当年不被某个红毛暴发户骗去领结婚证,现在 也挺想……呸呸呸,打住打住!听说哈姆老师不远万里跨越半个地球过来做外教就是为了带孩子们领略欧美文化,这不马上10月31号了,就在米哈妮娜他们班讲 了万圣节的故事,要求小孩子都扮成鬼,晚上拎个篮子挨家挨户敲门讨饭,啊不,要糖,不给的话还捣乱呢。约翰对这种乱七八糟的习俗有点哭笑不得,可米哈妮娜 却欢呼雀跃期待得要命。禁不住儿子蹭脸女儿拽衣角,万圣节那天晚饭后,约翰把米哈扮成吸血鬼给妮娜穿上狼人衣服,嘱咐了一千遍要和阿雷哈雷他们结伴11点 前一定得回家之类的才放俩小鬼出门。

   目送小吸血鬼和小狼人提着小篮子一蹦一跳消失在视线里,约翰关上门回屋给斯米尔诺夫局长家打了个电话拜托关照下自家孩子,又把屋子收拾了一遍,竟然不知道 干啥好了。今天那家伙下午就打电话说晚上有事不回来吃饭了,虽然知道他做生意挺忙的,但今晚孩子也出门了,一个人在家还真有点……闲得慌。

   其实还没郁闷几分钟就听到门铃叮咚响,约翰想着是不是谁家孩子来讨饭了,就拿了糖罐子走向玄关,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个黑袍子小巫师捏根细棍子站外面,宽沿尖帽子压得低低的看不清脸。

   这是今晚也是约翰生平第一次被人讲trick or treat,稍许有些紧张也是正常的,他咽了口唾沫,想说句什么欢迎的话,那孩子却突然抬起头,一双狡黠的大眼睛直勾勾看过来,让他瞬间丧失语言能力。

   尖尖帽子下面露出几个红毛小卷卷,小男巫咧嘴露出又白又齐的20颗牙,用甜丝丝软绵绵的声音说,太太晚上好。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了,约翰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砰砰几乎要跳出来。今年夏天儿童节的时候自家男人就突然变回七岁小孩,当时自己还新鲜地带他出去玩了一圈补偿 童年,晚上还鬼迷心窍做了不该做的事,结果第二天他就遭了报应……咳咳,那种凄惨经历不提也罢,重点是今天又来一回,明知道后果一样会很糟糕,他却还是不 争气地心痒了。如果说上次那个用正太声大喊老婆等我变回来就和你搞十次的小娃娃让他忍俊不禁,那么眼前这个又乖又甜的七岁小巫师简直就戳中了他心中最柔软 的部分……就算做了七年受,拥有一颗爱正太的大叔心也不算犯罪……吧!

   约翰从内心斗争中挣脱出来,对面前的小人儿露出温柔的笑。小红毛仰起脑袋,继续甜甜地说,不给糖就捣蛋!

   约翰低头扒拉了一会糖罐子,问榴莲糖吃么,就满意地看到正太脸上可爱的笑容仿佛浸了酸水般变了形。他攥着尺寸过大的长袍下摆扭了几扭,撇撇嘴大声说,要吃樱桃软糖!

   哦哟这个色情的坏小孩!约翰脸一热,干脆豁了出去,甩了糖罐子就把小人儿捞起来抱怀里关上大门回卧室。今天看我不玩死你!

   小巫师被扔在床上时袍子下摆都褪到了腰间,露出两瓣圆滚滚的小屁股,约翰噗嗤一声笑出来,心想不会里面啥也没穿吧,就拎起袍子边缘往上一提,没想到真剥出来一个光溜溜的小人儿。

  小人儿坐在双人床正中央一本正经地撅着嘴说要吃樱桃软糖,小脸粉嘟嘟的惹得约翰忍不住凑上去捏了一把,果然是又嫩又软简直能掐出水来。约翰把小脑袋抱怀 里,在脸上又亲了几口,却发现两条小胳膊不知啥时候伸过来箍住了颈子。据说这家伙七岁时就在街上打架了,看着粉嫩其实身上肌肉不少,那二两力气刚好够搂住 约翰不放了。约翰还没回过神来,就被结结实实地堵住了嘴。小舌头在他口腔里灵活地游走,舌尖几次扫过上颚都有种痒痒的酥麻感直冲脑门。约翰感叹着为啥对方 是七岁娃娃也能这么猛,在一阵晕头转向中不知不觉就被小人儿压在了身下。

   七岁撒总像八爪鱼一样缠在自家老婆身上又舔又吮了半天才抬起头来,嘴角还牵着涎水丝子,亮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用银铃般的童音说不给吃樱桃软糖就捣蛋一晚上让撒太太明天没法下地。约翰晕乎乎地笑起来,戳了戳小正太的腮帮子,说有本事就吃吧,量你那根小嫩黄瓜今天也没法用!

   条纹家居服的扣子被囫囵扯开,露出光滑的褐色胸膛,约翰的皮肤一直不错,就是时不时会留好多流氓老公种的草莓。他调整了一下姿势靠在枕头上,低头看着在胸 前流连的火红色小脑袋,下腹涌起的阵阵快感就冲淡了猥亵儿童的罪恶感。七岁阿里会用门牙轻轻咬住已经充血挺立的乳头,然后用舌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每一 次混合疼痛的愉悦感都会慢慢扩散到全身,让他也忍不住搂住那具结实的小身体,轻轻抚摸柔滑的幼儿肌肤,再捏几下又圆又翘的小屁股。小家伙的迷你香肠尽管还 派不上用场,却也随着本人的肢体动作,在约翰小腹附近暧昧地磨蹭着,散发出青涩又禁断的味道。

   身为三赖子市贤妻良母的典型,连约翰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会在洋人的鬼节晚上搂着七岁小盆友做大人才能做的龌龊事,不过看在小盆友是自家领了证的老公的份上,今天放纵一晚也不为过吧。

   他把手指插进温暖的红色发卷,让小家伙从自己胸口抬起头,吻上那鲜嫩的嘴唇,在充满鼻音的喘息间含糊地开了口。

   “万圣节快乐。”




   妈妈的!万恶的黑魔法都该下地狱去!千刀万剐!用机关枪扫成蜂窝再灌铅填海!

   又甜又乖的小巫师在一阵烟雾中嘭地变回了原本的样子。全裸的撒谢斯趴在自家老婆身上得意地坏笑,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朵边上去。红色长卷发松软地搭下来,在光裸的皮肤上蹭得有点痒痒。

“心肝儿每天做家务忒辛苦,干脆明天就别下地啦。”

约翰叹息着闭上了眼睛,任凭撒谢斯那掠夺式的亲吻蹂躏双唇。

-EN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