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RO×Gundam00 crossover/All Chara

20120528
LOTRO(美服)crossover。角色来自边缘公会。坑了。
01
   今年的春天姗姗来迟,在经历了长达三周的阴雨天气后,阳光终于再次洒满了中土大地。热爱活动的自由人民们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立刻举办起春季节庆典。从夏 尔的宴会树到布雷北部旷野的跑马场,从瑟兰丁的地鼠花园到索林大厅的地下酒吧,处处都挤满了前来参加庆典活动的人。平日里奋勇战斗在捍卫中土第一线的卫士 们,此时此刻纷纷化身吃货、酒鬼和采花贼,来享受一年一度的春季节。

   几个月以来,盾卫者阿里一直远离战场。他在索林大厅附近的庄园租了一间石头小房子住下,专攻打铁。靠着表妹每天寄来的矿石,他过上了仿佛被包养的小白脸的生活,不仅衣食无忧,还将打铁技术修炼到非常之高的境界,连索林最能干的矮人工匠也对他制作的盔甲盾牌赞叹不已。

   待在冬暖夏凉的石头大厅里时间长了,阿里对季节的感觉渐渐淡化,如果不是表妹一封信,他大概就要错过春季节了!

   这天,阿里像往常一样去索林大厅邮局收信,平时表妹总会随信附上一大包矿石硫磺铁匠图纸之类的东西,可今天只有薄薄一张卡片。阿里生怕遗漏了什么,还缠着 负责分发信件的矮人问了半天,对方不耐烦地哼了一声,说:“难道你还怀疑我会私吞你那点古墓铁矿不成?赶紧把这卡片拿走,我还等着去地下酒馆喝上一杯 呢!”

   阿里对于自己怀疑索林大厅的好公务员这件事感到了些许惭愧。他微红着脸,拈了那张薄薄的卡片,走到大厅侧翼灯光明亮的地方开始看。卡片是用上好的亚麻纸做成的,四周绘有一圈浅绿色的苜蓿花纹,中间是像被鸡爪挠出来的几排炭笔字,正是阿里所熟悉的表妹的笔迹。

『阿里表哥:
最近两周我会很忙!不能给你寄矿石啦!春季节有好多好玩的!可以白吃馅饼白喝啤酒!你也别老是沉迷打铁!放下锤子出来耍吧!期待在布雷与你重逢!
ps:千万别错过酒馆联盟的活动!
你帅气的表妹 文涛』

   表妹是一位大大咧咧的旗手姑娘,有着疑似爷们的名字和无穷的力气,能吃能喝爱玩爱跳,对战斗十分狂热。上周她来信说不久将走出莫里亚前往洛丝萝林探险,而 阿里的等级却只够在孤土的古鲁斯城附近杀杀兽人而已。这样一位沉迷于战斗的表妹居然会花整整两周去参加春季节活动,除了免费饕餮的诱惑外,节日本身一定也 很精彩。在索林宅了几个月,阿里的脸皮都要养白了,他把表妹的卡片来来回回又读了两遍,决定先去找那个啥啤酒的联盟。

   在修炼打铁的几个月里,阿里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工匠大厅、邮局、仓库、还有拍卖行,酒馆什么的,如果不是之前那位公务员说了在地下,恐怕路痴的阿里要绕个好多圈才能找到。

   从大厅主干道向左拐,沿着斜坡走进一条通往地下的小路,穿过周围石壁处处漏水的隧道,再拐个弯,就来到了索林大厅的地下酒馆。虽然面积比不上布雷的跃马客栈,可各种设施一应俱全,暖洋洋的橙色火光映着矮人乐手喜悦的面庞,空气中弥漫着啤酒的香气,一切看起来都棒极了。

   阿里走进酒馆,绕过矮人们跳舞用的台子,坐到旁边酒客们用的桌子旁,对旁边抱着大杯子喝得鼻头通红的矮人问道:“劳驾,请问您知道啤酒联盟吗?”

   醉熏熏的矮人听了阿里的话,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猛地有了精神。他将杯子重重砸在木桌上,甩了甩胡子上的啤酒沫,用无比真挚的目光盯着阿里开了口:“乔纳尔听候您差遣!您预备好加入啤酒协会了吗?”


02
   阿里无法拒绝矮人的热情,稀里糊涂地接受了啤酒协会的入场任务。乔纳尔在阿里的脊背上重重地拍了一下,说:“现在立刻去布雷镇的跃马客栈,协会的同志正在等你呢。快!错过了时间可就来不及了!”

   路痴的阿里对于如此模糊的任务指引有些恐惧,由于迷路而错过限定时间导致任务失败的事情在他身上发生了太多次,以至于让他现在都不敢一个人做太复杂的找人 寻物的任务。如果约翰在就好了!阿里想起曾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好基友,叹了口气,他来到索林大厅外的驿站,向马夫支付了一个银币,踏上了去布雷镇的路。

   布雷镇是个好地方,阿里对这里的每一条道路都无比熟悉。虽然身份证明上的出生地是罗翰,阿里却更把布雷兰当作自己的故乡。在这里,人类和霍比特人友好相处,偶尔也会有精灵矮人造访,大家过着平安祥和的日子(如果忽略镇外那些强盗的话)。

   索林大厅的驿马驮着阿里穿过南部布雷旷野。一路上阿里看到不少人在野外平原上忙碌着,时而抬腿狂奔,时而蹲下身去,像是在争抢什么。满心疑惑的阿里看到临近布雷镇西门的小溪边有个熟悉的小小身影,便提前下了马,想要去问个究竟。

   蹲在溪边灌木丛旁的是和阿里同一个家族的吟游诗人——烤鸭。这位袖珍的霍比特小伙平时并不热衷于去危险的地区探险,反而特别喜欢将时间浪费在一些琐事上。 阿里听说他的爱好之一就是利用自己身形矮小的优势,隐匿在麦克戴尔文的花丛中,对着路过的每一个人弹奏几个带魔法的治疗音符,美其名曰修炼治疗技术。而此 时此刻,烤鸭正把脑袋伸到一丛茂密的灌木中寻找着什么。

   阿里走到烤鸭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举动把小小的人儿吓得跳了起来。

   “喔哟哟!原来是你啊,大流氓!”烤鸭惊魂甫定地抚摸着胸口,卷发上还粘了几片灌木的叶子。“俺还以为是野猪撞过来了哩!这一带的猛兽太凶残了,俺这样弱小的吟游诗人一不小心就会受重伤的……”

   “你等级太低,在这里单独活动确实挺危险啊,要不要我送你回镇上?”看着烤鸭那副小身板儿,阿里实在是担心他会被旷野上游荡的野猪撞个窟窿出来。

   “不成!俺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俺要采花!”小霍比特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露出坚决的表情。“这是春季节的活动之一,采到的鲜花能在野猪泉边兑换礼盒!”

   “礼盒?!”阿里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布雷的新闻了。

   “能开出珍贵的染料、图纸、衣服,最棒的是一匹有特殊装饰的马!不过开出马的几率很低,所以俺才要抓紧时间多采点花呀。最近这一带人太多了,连还没开的小 花苞儿也要采了去,啥也不给俺留下……呜,这些贪得无厌的采花贼,太无耻了!”小小的吟游诗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在采花贼的行列之中。

   “可你……不是还没拿到骑马许可证吗?”埃里阿多尔通行的骑马许可证需要花钱并通过考试才能获得,烤鸭不会骑马,却如此沉迷于收集坐骑,实在令阿里不解。

   “许可证那种东西,以后自然会拿到的,这免费的马可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啦!”烤鸭把从灌木中摘取的红色花朵小心翼翼地收在口袋里,想了一会,又挑出一朵小的,递给阿里。“每种颜色六朵能换一个礼盒,正好多一朵,你拿去戴吧,不要客气!”

   烤鸭素日抠门惯了的,这时候难得的大方反倒让阿里有些受宠若惊,他接过那朵小花,别在了耳朵上。

   “谢谢啦,我去镇上办点事,你注意安全。”

   “嗯!祝俺开到马子吧!”

   告别了采花的霍比特人,阿里匆忙进入布雷镇西门,来到啤酒联盟任务的第一站,跃马客栈。

   矮人布哈尔尼站在离奶油伯的柜台不远的一张小桌子旁,对阿里表示了欢迎。他指着桌上六只泡沫满得快要溢出来的啤酒杯说:“给你一分钟十秒,喝光它们,否则就滚蛋。”

03
   虽然外表看起来是个糙汉,但阿里并不像其他战士那样酷爱饮酒。他真正喜爱的饮料是红茶,在夏尔庄园的小庭院里就着松饼喝下午茶对他而言是最美妙的享受。与 家族里同伴们一同去危险的洞窟狩猎时,在怪兽首领的老巢外,大家都会坐下来,借着猎人的篝火吃点东西补充体力。通常猎人和刺客猛吃甜甜的蜂蜜饼,斗士们大 嚼肉干和炒鸡蛋,法师们则拿出了让自己更聪明的烤鱼干,只有阿里面对一堆美食不为所动,从容地掏出装有红茶的小玻璃瓶,翘着兰花指一饮而尽。红茶能给人补 充丰富的活力,让负责吸引怪物视线的盾卫者增强对各类伤害的抵抗,通俗来说就是能更扛揍。红茶本身的醇香也让阿里十分着迷,总而言之,他不爱酒,平时少喝 两口没问题,遇上六大杯就麻烦了。

  但此时此刻,阿里找不到退缩的理由。从前在夏尔他遇到过更加稀奇古怪的任务,从赶猪到捅马蜂窝,从照顾母鸡到送馅饼,阿里全都勤勤恳恳地完成了。如表妹所言,啤酒协会的活动不能错过,如果放弃了这个任务,也就无法知道后面有多精彩了。

   阿里举起盛得满满的马克杯,仰头就往嘴里灌。辛辣的液体混合着大麦香气刺激着他的喉咙,这不是平时酒馆里几个铜板一杯解渴用的淡酒,而是节日里才会拿出来的佳酿!可惜他无暇品尝,只能机械地咕嘟咕嘟往下吞。

   六杯下肚,阿里已经感觉小腹有些发涨,可布哈尼尔并不给他喘息的时间,命令他速速赶往峡谷村大门进行下一轮豪饮。依然是满当当的六杯,阿里端起杯子时手都在抖了,也不知道矮人们为何如此钟情于六这个数字。

   在那之后阿里摇摇晃晃眼冒金星地把斯塔多以及镇内大街小巷都跑了一遍,这个任务的主题没有别的,就是喝、喝、喝!当他放下第三十只杯子时,已经站也站不稳 了。这些酗酒狂矮子们都是疯子!他这么想着,预备要举白旗宣布自己放弃任务了,这时候面前的矮人(环绕着五六层重影)笑着握住了阿里的手。

   “恭喜!你已经是我们啤酒协会的一员了!现在你可以前往索林大厅寻找协会首领领取任务了,奖励很丰厚!”

   “嗝……谢、谢谢……可是我想确认一下,全都是这么喝酒的任务吗……?”

   “喝酒只是最基本的考验,之后你将为啤酒协会的荣誉而战!当然节日期间我们的好酒对协会的弟兄们都是敞开供应的,想喝尽管来!”

   矮人豪爽地抖动着胡子哈哈大笑,可阿里现在只想去厕所,从矮人那里拿到会员证明后他就奔向跃马客栈,真是再多一分钟也坚持不住了。

   阿里在客栈里休息了足足半个小时,才从烈酒的劲头里缓过来,看东西也不再模糊了。在索林大厅待了太久,他并不急着赶回去接任务,而是想多留些时间在布雷逛逛。他出了客栈,沿着一条斜坡往下走,来到镇子中心的野猪泉广场,却意外看见了家族里的两位猎人姑娘。

   边缘,从名字就能看出不是啥规模庞大的家族,成员只有寥寥几十人,到达等级顶端的更是屈指可数。但现在遇到的两位都是年纪轻轻就征战过艾辛格的勇士,而且 还是好看的黄花大姑娘。姑娘们英勇异常,几箭射过去就能瞬杀迷雾山脉的巨人,但她们更热爱轻松热闹的节日活动,此刻正在节日帐篷前换取礼盒,那股兴奋劲看 上去和普通的小镇妹子没什么两样。

   阿里拿袖口擦了擦胸前的酒渍,走过去和姑娘们打招呼,立刻得到了热情的回应。作为一名等级尚低的家族领袖,阿里十分乐于助人,因此深受姑娘们的喜爱。他帮俩姑娘把大量礼盒搬到不远处的草坪上,三人一起坐下拆了起来。

   “到底是采了多久,能换这么多?”阿里记起烤鸭说到要18朵花才能换一个礼盒,看到面前礼盒堆成的小山不免有些被吓到。

   “三种颜色我各采了三百朵,正好换五十个礼盒。”安奈尔淡定地开了口,“就不信开不出马。”

   “啊!我开到了!”旁边的维拉正好拆开一只绿色礼盒的包装,从里面掏出一张绘有红色装饰小马的卡片。

04

   在边缘,没有人会否认,维拉就是那个被梵拉眷顾的女孩。作为精灵,她拥有姣好的容貌和高挑的身材。作为猎人,她能百步穿杨、只身一人就踏平米罗贝尔图书 馆。作为家族成员,她温柔体贴乐于助人。这样一位近乎完美的妹子,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开到珍贵的马券,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旁人再怎么嫉妒,采花活 动的马券也仅限于本人兑奖,无法赠与他人,所以想要有好运,须得自己努力才行。

   仿佛是沾染了闺蜜的喜气一般,没过多久安奈尔也从礼盒中抽出一件耀眼的斗篷,珍珠白的精灵绸缎上用银线绣出精致的翅膀图案,下摆放宽的剪裁也透出一股优雅的气息。阿里捡起从盒中掉出的礼品说明卡,读出了上面的文字:“德芙斗篷。”

   “哎?!”说明卡被维拉猛地抢了过去,阿里扭头看,发现精灵少女白皙的耳朵染上了一层粉红色。

   “维拉明天又要和我一起做采花贼了。”安奈尔维持着淡定的情绪微笑着,表情中却掩饰不住一丝邪魅。

   阿里当然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像维拉这样长得漂亮脾气又好的姑娘,一直不缺少仰慕者,可她心中真正挂念的,是个冷淡高傲的小暴发户——德芙!德芙是家族里 的一朵奇葩,一般的霍比特妹子都会选择做吟游诗人和刺客来发挥自身的特长,而她却偏偏要做猎人,还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成长,短短一个月就闯到了艾辛格,成为 家族里第一个到达顶级的人。她的爱好之一是不厌其烦地虐杀大量的怪物,换取事迹称号,爱好之二则是对其他人慢吞吞边看风景边探险的行为进行各种冷嘲热讽。 她是全家族最富有的人,还包养了一位名叫奥尔甫斯的青年,命他专门为自己生产圣水和火油。这样的劣迹放在哪里都让人够呛了,可维拉的目光始终追逐着矮不隆 咚的霍比特小妞。

   现在整个家族的人都知道维拉对德芙的执着,阿里甚至觉得,如果没人看着,维拉一定会把德芙捉起来,按在布雷迷宫的树篱里摸个痛快。虽然德芙是最快满级的,但文涛在和两人分别挑战过一次宏伟台阶后,就立刻给阿里写信说德芙的技术是不如维拉的,所以那种事情绝对有可能发生。

   维拉盯着斗篷卡片看了半天,好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控,便放下卡片继续拆礼盒,结果又好运地开出一条灰绿色的精灵女王长裙,这下连安奈尔也忍不住羡慕了,穿衣打扮永远是姑娘们最关注的主题。

   “维拉妹子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啊,上次的海盗头巾非要剃光了才合适,你居然真剃了,太厉害啦。不过海盗套装超帅气的。”

   “安奈尔妹子的登兰德套装也很不错啊,我就是胸太小了,所以要穿中性的才不奇怪。”

   “没有哦,龙套胸口有一只龙爪图案,如果胸太大看起来会像被摸胸一样,超猥琐的~维拉妹子穿起来刚刚好呢。”

   阿里面不改色地一边收拾拆过的礼盒一边倾听姑娘们的谈话。如果说到维拉有什么不足的话,那就是胸部太小了,不过相对来说也提高了敏捷,对于猎人来说有益无 害。维拉对此一直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即使家族里最爱调戏人的吟游诗人约翰编写了“维拉妹子的胸脯哎哟喂~恰似埃里吉翁的平原嘿~赛罗里赛~”这样的黄色歌 曲成天在跃马客栈门口卖唱,维拉也不甚在意。这么好的妹子,简直是盯着真知晶球也找不到!

05
   除了之前的几件好货外,剩下的礼盒开出的都是图纸染料友情笔记之流。高级染料挂在交易所还能挂到一瓶几百银币的价格,其他东西就只能当破烂卖掉了。姑娘们 忙着要回家换上新裙子新斗篷,就把一堆无用的礼品送给了阿里任他处置。阿里从中挑出些能用的图纸,准备放在家族大厅箱子里给需要的人,剩下的都卖给了杂货 商。

   家族大厅远在麦克戴尔文南边的夏尔庄园,距离布雷有一个多小时的脚程,但阿里自然不会呆傻地两条腿跑过去。他去了布雷镇西门的公共马厩,牵出自己前段日子 在周年庆赛马中赢取的骏马“小烟花”,往马嘴里塞了一块价值两个银币的旅行口粮。这种口粮虽然又油腻又难啃,却有着神奇的力量,能够激发马匹的潜能。阿里 骑上马背,立刻被小烟花一瞬间风驰电掣的速度弄得晕头转向,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身处在夏尔庄园的最中心。

   阿里下了马,把小烟花的缰绳拴在路边一棵橡树的树干上。本来马儿应该更想待在家族大厅院子的草坪上,吃吃草散散步的,可最近家族里有成员捐助了修剪成精灵 的篱笆园艺雕像放在院子里做装饰,阿里怕自家小烟花会把人家的一片心意啃成缺胳膊少腿的残疾精灵,只好给拴在离院子比较远的地方了。

   早在几周前,这栋霍比特矮房子还不属于边缘家族。埃里阿多尔的房产联合会只会卖房子给有三个月历史以上的家族,阿里干等了好久才拿着维拉捐献的十五枚金币 买到了位于夏尔庄园最中央的这栋房子。房屋箱子和维护费用还花掉好几个金币,几乎要榨干阿里的荷包!不过现在的家族大厅处在整个庄园最中心的位置,周围有 小溪环绕,过桥就是庄园仓库和供应商所在地,买东西还能打八折,作为家族成员休息娱乐的场所,它已经很棒了。

   如今,依靠大家的捐赠,家族大厅已经被装点得有模有样了。院子里摆着华丽的天鹅喷泉,屋子里贴着精灵风格的墙纸,铺着花朵图案的地砖,和霍比特式低矮地洞搭配在一起竟然有种奇妙的美感。阿里穿过长长的走廊,进入最里侧的房间,却发现那间屋的箱子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一个红色(带着金线刺绣装饰)的圆圆的屁股撅在大箱子跟前,时不时扭动一下,因此可判断屁股的主人是位霍比特人,脑袋和上半身都没入了箱子中。红色圆球听到阿里的脚步声,在箱子里扑腾了几下便直起了身体。

   “酒馆联盟的送酒任务一次要送十一个酒馆的酒,怎么就没人把所有的酒买好放在箱子里呢?”圆脸的霍比特小姑娘娇嗔道。

   “啊……大概是……还没人想到这茬吧……”阿里面对高级的小暴发户,有些底气不足。德芙妹子现在神出鬼没,三天两头不见人影,可就算是见着了,讲话也从来都没个好口气。

   “每种酒各买一百瓶又不贵的!加起来都不到一金币!”德芙翻着白眼哼了一声,抬起小短腿,以绝对的轻盈和敏捷从阿里身旁绕了过去,在房间中央蹲成一个球,“算了,还是去找小白脸要点火油去~”

“等等,那个奥尔甫斯……”阿里想起那位被德芙包养的守望青年,就生出几分同情,“他是学者对吧,要不要我给他做个研究用的眼镜?”

德芙蹲在地板上摸了半天,使用猎人的传送魔法,在一阵青烟里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句话在空气中。

“做毛做,做了也是浪费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