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ft

5/31/2013

0 Comments

 
Death Note/MattMello

20090626
正剧向,BE。
Matt从小就擅长把事情藏在心里不说。
许多问题在脑中兜几个圈子之后便失去了说出来的理由,与其用话语去换取冷眼嘲讽,不如装作漫不经心的沉默,只消埋头专心对付游戏机就能迅速把一切抛开。
时间久了就成了习惯,不管是怎样想说想到内伤的事情,一概不提,万一开口,蹦出来的一定是无关紧要的轻佻废话,若无其事就能把话题扯到地球另一边去。

Mello在五年后认出Matt时,心想自己是不是记性太好了。
从前在Wammy's House能力测试时总排在自己后面的那个家伙。
一成不变的条纹衫,皱巴巴的背带裤,还有土得掉渣的塑料框眼镜,整天只知道掰着个游戏机。
如果不是领奖品时老站自己旁边,Mello那颗聪敏却狂傲的小脑袋里肯定不会留下与Matt有关的任何痕迹。
而现在,那家伙仿佛脱胎换骨般站在自己面前,居然还能认出来。
他挑起眉,想要望进那挡风镜里去,却只看见一片亮得晃眼的金橙色反光。
“以后跟我混吧。”依然是拽得要死不容拒绝的强硬口气,如果那家伙有一点点抗拒的表情,就用镀金小手枪崩了他。
不过Matt只是露出20颗雪白的牙齿,咬着烟卷痞笑着点了点头。

他没想到还能碰到Mello,整天抱着游戏机过也会有一点点风声飘进耳朵里。
关于KIRA,关于L,关于SPK,关于大爆炸。
Matt透过镜片打量着Mello脸侧的可怖伤疤,最终还是打消了问他疼不疼的念头。
只是坏笑着从鼻子里哼了一句。
“这疤不错啊,蛮有男人味的,我喜欢~”

明知道很多事情不说出来,别人永远都没办法知道。
但Matt已习惯沉默,便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12岁生日那年Wammy's House里一视同仁开了小小的庆祝party。
大部分孩子都不在乎过生日的是谁,只要有蛋糕扔有彩带飘就好。
当Matt揉着因玩游戏过度而酸痛的眼睛回到房间时,却看见桌上堆了些什么。
诶诶,难道是礼物?天上下红雨了么?
戴上眼镜才看清,挖了一半的蛋糕,啃了一口的巧克力,缺只胳膊的玩具机器人。
还有小纸片上歪歪扭扭的字,Happy Brithday to Matt,from Lawliet,Mello and Near。
他苦笑着把纸片揣进背带裤的口袋。
大家都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分给别人,却不介意对方是否愿意接受。

Mello叫Matt订从纽约到东京的机票时,Matt知道Mello对那个KIRA还没有死心。
从来就是继承了L的幼稚和不服输,自己一定也会被卷进去。
可他还是乖乖打了订票电话,然后满脸荡漾的表情嚷着一定要去秋叶原逛逛。

“就在那边败掉全部存款给自己过20岁生日吧!”他头一次如此张扬地喊出来,或许是明白了时日无多。
Mello眯着眼望过来,咬着巧克力的齿缝里漏出句“你要过生日了?”
果然,骄傲的人只会盯着跑在自己前面的人看。

童年时代真正意义上的交集并不多,但Matt对Mello的事情很是了解,几乎要到熟悉的程度。
表现欲与自卑感同样强烈,喜欢巧克力,讨厌比自己优越的人。
也就是说,异常讨厌Near。
换句话说,十分在意Near。
Mello随时随地向Near投去怨恨目光的同时,却不知道自己也被Matt的视线所追逐。

最近什么事情都丢给他,从监视模木相泽弥海砂到订机票酒店巧克力,只差带他去SPK。
Mello以一种近乎痛恨的姿态崩着实际上最喜欢的巧克力时,忽然觉得那浓郁的浆汁磨着味蕾的触感是前所未有的细腻,那家伙真会挑牌子。
从来都是讨厌比自己优越的人,所以在面对Matt时有种无法言喻的轻松感。
那种不经意的包容与理解,熟悉又陌生地萦绕身旁,几乎可以驱除大爆炸后无端萌生的劣等感,孤独,还有一无所有的恐惧。
闭上眼努力回溯从前,记忆中却只有那模糊而遥不可及的白色身影。
睁开眼却会清楚看见,红发的御宅族少年讪笑着递过来一条白毛巾。
“巧克力吃得一脸都是。”
“你可以去死了。”

有那么一两天Matt只觉得声带发痒,差一点点就缄默不能。
他想问,渡的心脏在停跳之前,是否一直都装着L。
在Wammy's House的时候,他一直认为,L所扮演的角色中,不论是世界顶级侦探还是孤儿院偶像,都堪称完美。
但怪癖繁多的甜食狂人伺候起来一定辛苦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因此Matt私下里对渡比对L还要多一份崇敬。
而五年后的现在他突然明白了那种默默站在某人身边为其付出一切的心情。
M for Mello,M for Matt,不仅仅是字面巧合。

Mello突然发现堆巧克力的箱子里多出来个圆盒子,不打开都知道是巧克力蛋糕。
自己差点忘记自己的20岁了,大概是因为最近花了太多心思在SPK上面。
带着理所当然的表情把蛋糕饕餮掉时,有一秒钟居然想起L捏着小银叉的神经质样子。
渡显然比身边耗费一半生命在烟草和游戏上的家伙更有耐性。
他问Matt想要什么礼物,话才说一半便彻底后悔。
可那个该死的万年风镜居然很大方地接了句“这个么…“,不想活了么?
“这个么,只想要句特别的话,你没对别人说过的就行。”
粘了不少巧克力碎屑的盘子马上飞过去,被Matt轻巧地躲过。

Matt拿了张艰涩异常的摇滚唱片翻来覆去地听,待到能摸出旋律时,Mello对他说,高田那些保镖就交给你了。
可惜生日还没到呢,Matt只是夸张地把嘴角咧到耳根,向Mello比了个V字。
他有那么一点想要耍耍任性,却感觉自己除了为Mello打点一切外,做什么都没了气力。
把机车钥匙扔给Mello时,Matt还是露出心理不平衡的表情。
“能被你载着绑走,高田那女人真好命呢。”

他终究没听到那句礼物。
“对不起。” -EN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