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dam00/ReviveBring or Bring × Revive?

20090112
正剧向,BE。
  Revive Revival从来都不觉得双胞胎有必要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你看Healing粘着Ribbons时根本就像国王身边的小猫,Tieria的暴言和Regene比起来就什么都算不上了,听说Lyle Dylandy是个爱玩视频play的烟鬼(和他哥的保姆性格完全两样),Anew被洗了脑送去CB后与自己的联系也只剩下脑量子波定位而已,所以Bring和Divine的存在对Revive来说简直就是扯蛋。

   他没法容忍Divine长着Bring的脸用Bring的声音说话还顶着一头蠢毛。有次他光顾着端饭盒往房间冲而没注意Regene伸出的脚,结果被绊得 飞起来,整个人都不幸地扑到了Divine身上。在洒满排骨煲饭的地板上骂骂咧咧地纠缠挣扎了十几秒后,Revive不情愿地发现Divine的骨架和肌 肉摸起来都和Bring没啥区别。当那混蛋爬起来拍净身上的饭粒,叹了口气,用Bring不曾有过的淡然表情说下次小心时,Revive简直想宰了他。

   Bring,Bring,Bring,冷漠外表下包藏着一颗温柔心(呸)的Bring,在Revive疯狂的湿吻之后总会皱起眉,眼神却里带着点困惑,他 常问Revive是不是想Anew了,回答从来都是闭嘴给我好好动。Revive有一点点感激高傲的Ribbons选择把自己和Bring派往A-laws,而不是干脆派两只小红毛过来。他挺喜欢在Gadessa用光束枪瞄准的感觉,联邦食堂的自贩机每隔一周更换新品种饮料,调戏Lindt少佐也不 失为趣事一件。最让他着迷的大概是士官宿舍内窄小的淋浴间(据说狭室所带来的密闭感能很大程度地增强快感,他试过好几次,确实如此!),Bring修长的 身材在那套暗绿制服映衬下也显得更加挺拔,Revive快爱死这份新工作了。

   作为Innovator,凌驾于人类之上,做自己想做的,一切都像在度假!直到那个讨厌的中东小鬼开着0 Gundam打破这一切,而Ribbons又开始催促他们去抢那台MS,他才觉得世界挺糟糕。在更衣室里咆哮着发完一通牢骚后,Revive抬眼望向Bring安静的脸,突然发现,自己所深爱的旅伴,已经不会像从前一样,在模拟战后递给自己一根棒糖了。

   Revive从来都不觉得长得一样有什么好。虽然最初的最初,他看到Trinity家色彩缤纷的小傻瓜们从2号3号培养胶囊里爬出来浑身还湿漉漉来不及擦 干就踉踉跄跄往1号胶囊跑,就有嘲笑他们的冲动。他眼睛弯成新月,肩膀抖得像筛糠,想笑却发现整罐营养液都跟着自己一起颤动,他向左侧过脑袋看着同只罐子 里Anew平和无邪的表情和她的B cup,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于是又望向右边。隔了两层玻璃他看到一抹鲜亮的红色,一个美好的完成体,从那一刻开始,他迫不及待要出去了。

   Tieria一出罐子就被送往CB,为此Regene郁闷了好一阵子。很久之后Anew也被送去同样的地方,Revive却依然沉浸在A-laws蜜月 中,乐此不疲地取笑Bring说那个法兰西笨蛋和你一样是红毛哟。在A-laws他深切感受到Bring只是表情不太丰富且寡言少语,真正的炽热和温柔从 来都藏在心里。表面上忠实执行任务,与Revive独处时还是会悄悄问,攻击Ptolemaios时有没有顾及到Anew。
   Revive不在乎地耸肩,说,开枪前可没空确定她在舰上哪个位置。
   Bring表情严肃起来,说,她是你妹妹,我们都是Innovator。
   Revive撅起嘴,说,Tieria也是,哪天你遇上他了,也要考虑这些吗。
   Bring沉默了两秒,说, Tieria会明白的,Innovator要一同完成使命。
   Revive咬着下唇苦笑,说,那么在一切结束前,谁也不许死。
   Bring的吻落在Revive额头上,什么也没有说。
   Revive也不太想承认,Aeolia造双胞胎的初衷,根本与温馨无关。

   到后来不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Revive在夜空中看着Garazzo(原本和Gadessa是多么般配,从名字到外形)在Seraphim的炮管下爆炸,湮灭在紫灰色浓烟中,脑海里却接收到Ribbons的撤退信号,他第一次发现,Innovator也如此无力。

   Revive恨透了Ribbons把Divine连同新MA都送到A-laws的决定,虽然不知道他是否从一开始就有这打算,但想要0 Gundam的心思不可能有变。
   他讨厌看到Divine的脸,讨厌听到那个声音,因为有个人再也没办法回来告诉自己,同类有多么宝贵。

Revive觉得自己有点想念Anew了。
他把脸埋在胳膊里,轻轻地哭了起来。

-EN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