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Note/all chara

死后打工的平行世界。吃软饭的神和Matt的对话。
夜神月靠在阳台栏杆上发呆,Mail Jeevas走过去塞给他一个起司汉堡。
Matt说,吃了它比较好,虽然已经冷掉了。
月说,我要真半夜饿到抽筋,也不会跑去厨房翻L的甜食柜子。
Matt说,柜子上了锁。然后补充,其实我想说的是,你不吃的话,我只好扔掉,别浪费。
月优雅地翻了翻白眼,还是揭起汉堡最上层的面包片咬下第一口。
Matt便倚在月右手边的栏杆上,悠闲地边看夕阳边吐烟圈。
月咀嚼着生菜叶子,觉得身边的条纹小子人还蛮不错的,于是找了个话题,说,怎么没戴风镜了。
Matt将右手伸出栏杆外弹烟灰,说,现在太阳快下山了,我只是对强光敏感而已,风镜带子箍得脑袋也有点疼,再说,我其实并不讨厌阳光的颜色。
月心想这小青年穿得像个混混,内心却很文艺啊,不知道怎么接话,就随便哦了一声。
Matt就自顾自地接下去,说,你女朋友的金发很漂亮啊。
月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那是染的,每周都要去发廊补一次色。
Matt依然一脸欠抽的笑容,说,她的衣品也很合我心意,好象游戏里走出来的。
月在心里嘀咕那你怎么不去追她啊,却说,嗯,她总穿条纹长统袜。
Matt就笑得更没心没肺了,说,我小时侯也经常变装来着,假发套一戴假皮草一披,在孤儿院里跑来跑去,就没人认得出来。
月惊叹了一下对方的思维跨度,把剩下一点点面包塞入口中点了点头。
Matt在栏杆上摁熄了烟头,继续说,别人总爱嘲笑我的红头发是carrot-top,我就搞了个黑发套戴着,结果好几次在走廊和Mello擦身而过,他都不知道。不过那时候他根本不认得我,只认得Near。
月突然激动地提高了音调,说,那个爱缠人的小混蛋对吧!
Matt噗地笑出来,说,明明是冷漠的小混蛋嘛。
月掩饰地咳了两声,岔话说,那个M现在还是蛮在意你的。
Matt摇了摇戴着黑手套的食指,说,你没见他和L更亲近么。
月忽略了右手上是否沾到蛋黄酱,就那么拍拍Matt的肩说,不是还有很长时间可以好好相处么,努力。
Matt却转过脸坏笑着说,你也要努力,L蛮在意你的。
月扭开头,说,L也蛮在意你吧!经济来源。
Matt撇撇嘴,说,I don't give a damn。
于是就出现了几分钟微妙而诡异的沉默,直到Matt又叼出根烟点上,说,天快黑了,回屋吧。
然后月在离开阳台转身进屋时暗自决定,明天去快餐店面试临时工好了。

-EN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