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l Fantasy Type-0/Machina×Qator + Machina→Ace

20111230
R18。坑,预定之后填。梗来源→
01

  十七岁的热血少年Machina遇到复杂的情感便整个人乱了套,不敢相信自己能在仇视一个人的同时又无可救药地迷恋他。每天生活在孤独与矛盾中,还要不由自主在同学面前摆出一副神经病不好惹的样子,这种日子简直要把他给逼疯。想到再过两天就要继续和讨厌的人并肩作战,他就头疼,于是设计了许多在作战中耍阴招的法子。比如故意不给治疗啦,骗他们用光凤凰尾巴毛啦,把危险的猛兽引到只擅长远程的人身后啦,等等,无一不是下三滥的招数。每次想到这些他都会稍微好受一点,但过不了多久又要偷偷地愧疚一番。好在白虎水晶很快就发出了召唤,让继承了露西力量的他速速赶往首都因格拉姆,支援对朱雀的作战。

  Machina只要戴上那只加宽的猫脸面具,就会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了。走在皇国的军事区域里,看到士兵们一脸敬畏地纷纷让路,令他心中的阴霾又散去了一些。气氛截然不同的新环境果然是消除郁闷的一大法宝啊,横平竖直的道路和简单易懂的街区编号更让路痴的他对皇国平添几分好感。

  白虎国新来的露西在闲适地兜了几圈之后,慢慢朝贵族住宅区的Bashtar家府邸走去。

  Qator准将第一眼看到代替Qun'mi的新露西,就认出来这厮是几个月前在托格雷斯要塞近郊害自己颜面扫地的朱雀候补生。那天算他运气背,开始战斗没多久,就下起了雷阵雨。白虎最先进的飞行魔导装甲号称刀枪不入,唯一的弱点就是怕雷劈。Qator的装甲好几次被闪电击中掉在地上,那些候补生便有样学样地跑过来用雷系魔法对机体一阵猛轰。更有个过分的小子手持二把电钻,在Qator心爱的小加百列身上嗡嗡嗡地捅了两个圆洞!那次虽然败北了,但Qator还是成功撤退,回到白虎处理好报告等杂事就赶紧含泪去修补自己的小飞机。在那之后的一周里,Qator都恨不得派一队强化兵去伊斯卡平原附近活捉那小子回来,在他身上也开俩窟窿眼。但如今钻头混蛋戴着露西面具自己送上门,Qator却无端生出种宽容的情绪来。他没必要告诉别人新来的露西真身是朱雀的0组候补生,那样反而会引起士兵们的怀疑和恐慌。对他来说,只要对战争有利,谁做露西都一样,反正也是要被水晶控制的,敢违抗的话,就等着变尸骸吧。

  于是这天晚上,Bashtar家招待新露西吃了一顿晚餐。席间,Qator身为一名懂技术的优秀管理者,忍不住对摘下面具后依然镇定的朱雀候补生问了一些事关国家机密的问题。

  Qator:“你们用的那个魔法,除了属性不同外,还分好多种制式?”

  Machina:“来复枪霰弹枪火箭炮导弹炸弹,用法区别很大。”

  Qator:“……招这么快,如果我是朱雀准将一定枪毙你,哦不,用雷魔法电死你。”

  Machina:“我现在的身份是白虎露西。”

  Qator:“好吧……我挺想知道你那天为什么选择用钻头钻我。”

  Machina:“之前忙着给队友治疗,魔力用光了……回魔的药瓶2000块一个,买不起……”

  Qator:“……”

  Machina:“土豆烧牛肉很好吃,谢谢。”

  Qator:“白虎的伏特加也很有名的,要尝尝吗?”

  Machina:“White Tiger?从投降士兵身上搜到过,看起来很高级的样子就卖了。”

  Qator:“要不要这么寒碜啊……当了露西就随便喝吧,来。”

  朱雀法律规定十八岁以下未成年人不许饮酒,所以十七岁的热血少年Machina尝了一小杯白色猛虎后便昏昏沉沉地趴下了。Qator庆幸这孩子酒品还算不错,虽然一看就有心事但喝醉了居然没话痨也没瞎闹,就那么睡着了。他右手搂住Machina的腰,把醉倒的躯体扛到自己肩上,左手拿起猫脸面具,带着两样战利品去了卧室。

  Qator在浴室里花了半个小时,出来后吹好了头发换好了睡衣,可朱雀少年依然还趴在柔软的大床上,轻轻地打着呼。Machina的身体条件其实挺不错,虽然175cm的身高在白虎就等于三等残废,但身材比例很匀称,修长的腿和紧绷的臀看上去都格外诱人。Qator还注意到,尽管大多数时候Machina的脸型看起来像个大饼,但当他略微低头时,就显出了可爱的尖下巴,像只羞涩的猫。

  Qator抬起腿,用穿着鲜艳条纹袜子的右脚踩住了Machina的屁股,隔着白色的朱雀校服长裤揉搓了起来。少年候补生的臀肉紧致又有弹性,踩上去很有快感,优美的半球形曲线贴合着脚底,在肆意的揉弄中渐渐升温。

  Machina脑袋动了动,嘴里漏出几声带着鼻音的哼哼,然后慢慢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扭过头去看了一眼Qator。看到他穿着白色的棉质睡衣,淡金色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左眼,脸上带着一丝轻浮又狡黠的笑。

  身为白虎最强机师,即使耍流氓被抓现行,Qator也毫不慌乱。他将右脚从Machina屁股上移下来,俯下身去,右手扶住Machina的脑袋,让其转向自己一些,然后亲了上去。朱雀少年的嘴唇很软,口腔里是伏特加和土豆烧牛肉的余味,舌头也笨拙得很,但Qator还是觉得很美味。亲完后他顺势就骑坐在了Machina的身上——当然没有用全力真坐,190cm的军人压下去很有可能把小少年的腰给坐断——准备正式享受这份大餐。

  Machina没有表现出典型的“被同性亲了!”的恐慌,而是继续迷糊了几秒,他努力转动着快要僵掉的脑子,思索了一会,慢慢地说:“我也有一个很在意的同学,是个男孩子。”

  Qator从鼻子里笑了一声,手指插进Machina的黑发里随意抚摸着,问:“单相思?”

  Machina:“是啊……不说的话还能做朋友,万一被讨厌就糟糕了。不过现在情况也差不多了。朱雀其实很保守的。”

  Qator哈哈大笑起来:“在白虎,这些都不是问题。”

  精于操纵魔导装甲的修长手指熟练地扯掉红色斗篷,把Machina翻过来仰躺着,然后继续剥朱雀校服。Machina眯起眼睛,看着面前淡金色头发、海蓝色眼睛、皮肤白`皙的人,心中生出几分悸动。

  反正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就随便放纵一下好啦。反正Ace心里只有陆行鸟。

  Qator再次抚上Machina的屁股开始揉捏时,Machina颤抖了一下,有些语无伦次:“我,我消化不太好……明天还要上战场,能不能……”

  Qator用仅剩的右眼斜了Machina一下,解开校服裤子的腰带,把被吓得有点缩回去却依然热乎乎的半硬的东西掏了出来,握在手心,严肃地审视了几秒。

  “好吧,先让你占次便宜,露西大人。”

  Qator解开睡袍,靠着床头在Machina身边半躺下,开始自·慰。他左手握着Machina的性器,感受着它在自己手中慢慢变粗变硬,右手轻车熟路地抚慰着自己。他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起来,久经锻炼的坚实胸肌被汗水打湿,随着喘息的节奏上下起伏。Machina呆呆地看着皇国准将俊美而满溢情欲的脸庞,任凭小老二被人捉在手中,手脚却不敢乱动。他在这件事上是个真正的雏,最多只幻想过和Ace亲个小嘴拉拉手之类的,偶尔撸个管,今天却和白虎准将躺在了同一张床上。虽然已经做好了豁出去的准备,但看到如此香艳的画面,他还是有些不知所措。既然不知道怎么干,一切只好……听准将的。

  Qator加快了抚弄的手速,用右手拇指刺激着前端最敏感的部分,闷哼一声,身体骤然绷紧,随即又软软地放松下来。他喘息着躺了一会,左手放开Machina,拿了个抱枕塞到身体下面,把屁股垫高,然后岔开双腿,将右手心里粘稠的白浊液体仔细地涂在自己的后庭。Qator用中指沾满了精液,慢慢往身体里送,立起的膝盖轻轻地颤抖着。扩张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不论是和菲斯大佐约会,还是玩按摩棒,都得自己来开拓。朱雀少年的家伙还挺大,年轻人的精力也充沛一些,今晚可以玩得尽兴点了。Qator一边想着,一边把体内的手指增加到了三根。

  Machina从刚才二两君被放开之后,就跪坐在床上,一面看身边人自己戳自己,一面努力撸管了。和平时偷偷摸摸的发泄不同,他知道一会还得实弹上阵,所以撸得相当克制,时不时要喘息着握住根部,生怕一不小心就丢盔卸甲。两个小时前他还不知道皇国准将可以这么骚,明明是英武的成年军人,现在淫乱的样子却让人只想干死他。

  Qator深深喘息了几下,觉得开发得差不多了,便扭头对着Machina勾起嘴角,“来吧,小伙子。”

  Machina激动得脊背通红,用膝盖笨拙地挪到Qator腿间,握着滚烫的性器,抵在了Qator后庭的入口。那里被精液濡湿,温热又柔软,还饥渴地收缩着,仿佛要把Machina给吞进去。Machina有些紧张地一只手扶住Qator的腿根,把自己一点点往Qator身体里送,每往里一分就觉得越发紧窒和火热,让他觉得并非是自己在侵占Qator,而是Qator在包容他。Machina花了几分钟才将自己全部埋入Qator体内,他停在Qator上方喘息着,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做,仿佛有什么地方被堵住了没法发泄。

  Qator几乎被硕大的Machina所填满,他头部向后仰着,露出形状漂亮的喉结,长长地喘了一口气,然后抬手拍打了一下Machina的脑壳,“笨蛋,快动啊。”

  Machina像获得指令的机甲一样,开始试着在狭长的甬道里抽送。有了精液的充分润滑,动起来还算顺畅。Qator的内部像是有意识一般,总在Machina要抽出去时企图吸住他,Machina只好每次都尽根地捅进去,仿佛是把自己的身心都献给饥饿的猛兽。

  Qator对Machina的努力表现还挺满意,虽然小少年头脑太二,只顾活塞不知道管管前面,但有力的抽插与冲撞显然让Qator只用后面也可以满足了,他自己的性器也再次有了活力,在淡金色的毛丛中竖着,随着Machina的动作淫乱地摇晃。

  不错。Qator在心里评价道。身为军人,他从来不会使用过分赞美的词汇。今晚已经能足够吃饱了,但是……

  “和露西干了,总觉得有点糟糕呢。”

  奋力耕耘的Machina听到这话,腰一抖,不受控制地在Qator体内射了出来。

02
  Qator在性这件事上一向都很有自制力,该干的时候就干个痛快,不合适的时候也能禁欲很久。昨晚为了给未经人事的朱雀少年开苞,他久违地敞开来弄了一回。由于被不识相的小子灌了一肚子童子鸡精,天才蒙蒙亮的时候,Qator就爬起来又把自己洗刷一番。
  抹好发胶戴好眼罩,Qator回到卧室,用右眼静静注视着床上抱着被子大睡的小少年。Machina的睡相相当难看,胳膊腿乱伸,表情倒是享受得很,像只被取暖器烤软了的猫。有那么一秒,Qator甚至觉得,就把这小白脸当宠物养在家里用用也未尝不可。但下一秒,他便回过神来,将厚重的黑色驾驶手套甩在Machina的饼脸上,用平日里下达命令的那种冷冰冰的声音说:

  “朱红魔人来袭,快起床。”


  朱雀这次直接使出了杀手锏,牺牲了一位乙型露西、一名指挥官、数千士兵与候补生,召唤出秘匿大军神,将国境的大桥地区夷为平地,白虎军队死亡超过十八万人。

  Qator还活着,从驾驶舱显示屏上看到远处圣光出现时,他知道加百列的外壳根本挡不住这种远古力量的威慑。但Machina很努力地弄了个防护罩,把他保护得好好的。虽然不想承认自己用屁股换了一条命这种丢人的因果,Qator还是唏嘘不已,如果是Qun'mi的话,估计不会愿意干这费力活吧。他发动不知被震掉了几颗螺丝的魔导机甲,让精疲力尽的Machina跳上来,摇摇晃晃飞回因格拉姆。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做法,Qator从来都不喜欢。他是军人,但不爱让手下的兵无意义地去送死。如果下次有这种两败俱伤的作战,他才不会像那些魔人笨蛋一样坦然接受呢。人如果失去了信念和需要守护的东西,战斗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们回到Bashtar宅邸时,发现客厅里坐了一名娇小可人的少女,正大口吃着蛋糕,虽然身着白虎风的皮草披肩和蕾丝小裙子,但看身高也晓得不是本地人。Qator扬起一边眉毛,问:“出院了?”

  “有没有搞错啊?身体早就好得差不多了还做个毛的返院检查啊?医院的伙食难吃得要死,才不要在那里多呆一天呢。我说,你们白虎的厨子除了土豆料理外就不会做点别的嘛?”

  Qator毫不避讳地搂着腿软的Machina的肩膀,两人一起重重地落在沙发上。Machina头一次使用露西的能力,还没学会控制,一心想着不能死不能死不能死,玩命似的释放力量,险些要精尽人亡。这会就软软地靠在Qator怀里,在面具下面喘着气。

  “哇!这猫脸是谁啊?准将的姘头?不过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你们应该认识吧。” Qator摘掉Machina的露西面具,随手甩在地毯上。Machina还没从露西到人的切换中回过神来,茫然地望着对面沙发上的朱雀少女。

  “果然!这不是0组的Machina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是内奸?”

  “他现在是白虎的乙型露西。别到处乱说,Aira,不然就把你扔去喂军用犬。”

  “啧啧啧啧,那些小狗娃我才不怕呢!天这么冷,抱着暖手正好!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以前可难缠呢,每次来买东西都要问一次‘回魔的药瓶便宜点好伐?’难道不知道军用补给品从来不打折吗?还总碎碎念说要给Ace治疗所以魔力用得特别快什么的……”

  “行了,Aria,我们今天都很累,下次让你们单独相处好好叙旧。现在去把甜点盘子收拾好,晚饭做香菇烧鸡给你。”

  “哼,好歹在医院还有白虎公主的待遇,回来就变成女仆啦!” Aria继续嘴上不饶人,却像受到了烧鸡之神的感召一般,端起盘子冲向了厨房。

  大概是被烧鸡补足了精气,到了夜里,Machina又奇迹般地恢复了精神,还霸道地拉扯着Qator的睡衣腰带,板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求欢。Qator在性`事上从来都讲究节制,头天晚上做过,第二天必定养精蓄锐。可白天逃过一死的余悸让他睡不着,而Machina的爪子被拍开了又会执着地爬上来,Qator叹了口气,自认还是低估了年轻人的潜力,就像在战场上他也不指望Machina真能救自己一样。

  Aria睡在隔壁,虽然Qator从不怀疑百年老宅的隔音能力,这时候还是努力压抑了呻吟。头一次被人从身后贯穿,虽然姿势是被动了些,但由于插入的角度不同,即使只进去一半也能顶到格外敏感的地方。Qator把半张脸埋在鸭绒枕头里,愉悦地喘了一会,突然很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Machina生硬的态度。

  说什么好呢。嘲笑他欲求不满?问他准备在白虎待多久?是不是想念……朱雀的同学了?Qator自嘲地笑起来,发现自己好像也没立场说这些话。

  而Machina,像是要发泄些什么一般,一言不发地喘着粗气,撞击着Qator的身体。第二次的情事,Machina不再慌乱,也开始懂得控制了,但这距离Qator想要的,还是太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学会爱抚和取悦自己,照现在的战况,也许到死也学不会了。简直是养不熟的小野猫。

  翌日早上,Qator扶着酸痛的腰爬起来,发现Machina居然没赖床,而且比自己醒得还早。

  他走了,还带走了露西面具。


  所以应该还会回来吧,只要白虎水晶召唤的话。这仗还没打完呢。

  Qator突然感到一阵无力,从来只相信机械和因果的、骄傲的皇国准将,居然要指望水晶来实现自己暗龊龊的小心愿。

  不,不是这样的。还是……忘了吧。

于是在那之后他便不去想乙型露西的事,即使朱雀军夺走了夏卡拉,占领了莱洛奇,攻到了因格拉姆城外,他也就当白虎的战力只剩加百列和自己。翻修一新的机甲比起从前更有威慑力,但那些穿红色斗篷的候补生,雷魔力好像又有长进了。最后他想和往常一样全身而退,毕竟家里还有个聒噪的小姑娘在等着自己,但绑在加百列上的核弹让他别无选择。

为了白虎,只好先走一步了。

水晶会帮助你,忘记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