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dam00/Saachez × Johann

20090102
收保护费的×银行小职员AU。男男结婚生子。
00

   阿里是只红毛藏獒,在西藏神话里是神犬,是活佛的坐骑,是上天派来的使者,是牧民的保护神,聚三美集五德于一身。

   “您看它金红的毛色,是百年不遇的珍品!养在家中还有逢凶化吉招财进宝之神效!”

   阿里被破旧的红毯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个脑袋,它沐浴在喇嘛的唾沫星子里扭动了几下,眯起眼困惑地望着面前与自己毛色相同的精悍男人。

   男人的胡子上挂了霜,咧嘴笑时犬齿却在闪光。他用粗大的手指搔了搔阿里的下巴,又拉拉耳朵,让它有点不自在,却没处躲。

   “行了,就要它。”

01

   银行小职员约翰腿上趴个绒绒的红毛团,左手毛巾右手奶瓶,表情一半温柔一半无奈。

   刚才扔垃圾却在门口发现个蒙牛的瓦楞纸箱子,还以为是菜场哪位大妈好心送的红菜薹,搬进屋一拆却发现里头是个活物。那小家伙看上去还不满两个月,却精神得很,汪了一声就跳出来挂约翰裤腿上乱蹭,比见了亲妈还亲。

   约翰心砰砰跳着,赶紧蹲下去摸它脑袋,却发现箱子里还有张卡片。

   ——新年礼物!阿里·阿尔·撒谢斯

   撒谢斯这名字总觉得挺熟,不是在菜场推销信用卡时从大妈嘴里听过就是在银行做盘点时在储蓄帐户上见过,约翰满头雾水地想了半天还是决定放弃,低头看看那粘自己脚边撒欢的小东西,忍不住把它抱了起来。

   幼犬在他手中欢快地吐着舌头,好象在说还要摸摸,约翰一照办,它就歪起脑袋,享受似的闭上眼睛,尾巴还到处乱摇。

   约翰觉得自己的心被击中啦。

   “……那叫你阿里行吗……阿里?”

   “汪!”

02

   银行小职员约翰把钥匙插进锁孔,小心翼翼地转了一圈然后把门拉开条3厘米的缝,门却冷不丁被拨开,身长1米的大狗一跃而出,把他扑倒在门外。

   “……阿里乖……能不能先放开啊妈妈要被压……扁……啦……”

   带斑点的大舌头在约翰脸上来来回回舔过七八遍才算完事,约翰推开阿里,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拍拍廉价西装上的灰又拍拍狗头把同居者重新领进屋。关门时他想楼道 里搞不好还会有人看到所以明天还是直接进门好啦,最近回家被阿里扑成习惯了,加上每晚固定散步也让身子骨多少变结实了点,换做三个月前的自己铁定摔成脑震 荡。

   不过这狗也忒邪乎了,才三个月,就像发面馒头似的,从个小不点一直长到能压死人的个头,饭量也在蹭蹭往上长。约翰渐渐觉得工资不够用了奖金不够用了存折上的数字也在一点一点减少,但打了多年光棍后尝到了养家糊口的滋味,总有种奇妙的自豪感。

   晚上牵着阿里走在街上时约翰又听见自己肚子叫了,昨天的剩饭加骨头汤热了热都给了阿里,自己就一包方便面果然是不够的,好在这附近摆摊卖小吃的还挺多。他这么想着,一个不注意手里的绳子又紧了,整个人被拖着跑了好几米,终于在蛋饼摊子前停了下来。

   “两块一个!要几个?”

   做饼的大妈熟练地往蛋皮里包着粉丝。

  “……二十个。”

   “哎哟您一个人吃得完吗?带回去冷了味道可不好呢……”

   “我只吃一个,”约翰低头看了看伸着舌头摇着尾巴滴着哈喇子的阿里,苦笑了一下,“它十九个。”

   “行行,给你们现做!”

   大妈微笑着把手上刚包好的一个蛋饼铲起来递到阿里嘴边。

   “我做你吃,咱比比谁快!”

03

   街边乘凉的老大爷早已习惯在傍晚时分看到个年轻人被狗拖着跑了,今天狗却赖地上不走,周围10米内居然还一个小吃摊都没有倒是挺稀罕。

   “阿里怎么啦?…快起来吧别总趴着……刚才不就是个博美么,个子那么小只会乱叫,没啥好怕的……起来吧妈妈这就给你买蛋饼好吗……”

   任约翰怎么哄,阿里都只知道把脑袋埋胳膊圈里趴地上呜呜发抖。其实两周前约翰买了宠物狗图鉴回来看,发现阿里不是什么乡下土狗子而叫藏獒,连幼崽都要顶自己几个月工资,就受宠若惊地下决心要养好它了。可图鉴上没写传说中的神犬还怕小博美的呀,果然传说啥的还是不能信么。

   “美人儿出来遛狗啦?”

   约翰被吹在耳边的暖湿气息吓了一跳,转身一看果然是那个和阿里一个毛色的男人。没错,其实这人才叫阿里·阿尔·撒谢斯,其实那卡片上后面一排是签名。早在去年秋天,蹲了三天菜场拉不到一个信用卡客户的约翰斗胆插进大妈们的谈话里问这条街上最大的大款是谁时,就知道了他。
   “撒总!”
   “撒爷!”
   “阿里哥!”
   “哎哟集团老总!”
   “收保护费的!”
   当时约翰没会过来,其实都是一个人,而这人每个月农历十五都要跑去银行存上个几千,不拉来做VIP简直可惜,但约翰在银行里隔着柜台和玻璃,也没到能给人介绍理财产品的级别,被派去菜场做信用卡推销时就更没机会了。

   但就是这个人,却把阿里送给了自己,动机不明。约翰对这份给自己带来不少欢乐增添不少麻烦的礼物总体上还算满意,但最近散步路过蛋饼摊被大妈告知有人给阿里付了三个月饼钱又是怎么回事呢。

   “刚才遇到个博美,大概是被吓到了,就一直趴地上不肯起来,急死我了。”

   “这有啥好急的,让我来。”

   大款力气也大吗,撒谢斯弯下腰,挺轻松地就把阿里捞起来了。四条狗腿在空中乱摆着,他却丝毫不受影响,径直往约翰家方向走,约翰惊了惊也跟了上去。

   到家时阿里居然睡着了,就被撒谢斯随意放在床边。约翰倒了杯水递过去,转身又去找了条毛巾被给阿里搭肚子上。

   “今天真的谢谢您了,不然它在街上要趴个一晚上我还真没办法……”

   “没关系啦举手之劳!养它挺辛苦吧?”

   “……其实也还好,我挺喜欢它的。”

   “不然我们一起养?”

   “啊?怎么养?”

   “我养你你养它?”

   “诶诶?”

   “就是……我们吃一个床睡一个碗。”

   “咦?”

   “就是你搬来和我一起住!”

   “这样……不太好吧?”

   “没关系,咱去领个证就行了!”

   “什么证?”

04

   家庭主妇约翰给刚织好的蓝色毛线背心收了尾,把脚从阿里暖洋洋的肚子下面抽出来。

   “乖,去把米哈叫过来看穿上合不合适。”

   依然是身长一米的红毛藏獒摇摇尾巴就往隔壁房间去了。当年阿里半岁时撒谢斯说再长半年就会变成大象,约翰还真信了他的瞎话,怕自己那小破出租屋装不下,还 真跑去和他领了证,工作也辞掉了,不过住在大房子里把一家人照顾得舒舒服服的总要比三天推销不出一张信用卡的日子强多了。

   阿里叼着撒谢斯家儿子——准确来说是二儿子?——的衣领,欢快地跑到约翰膝盖边乱蹭。

   “米哈都三岁啦,能自己走路,下次别叼了啊。”

   约翰拍拍阿里的脑袋,把儿子的衣领子从狗牙缝里拽出来,又戳戳米哈的小胖脸。这孩子比他爸爸皮肤还白,不过泪痣倒是遗传了自己,平时爱哭爱撒娇,约翰还一直担心他以后上学会不会被同学欺负呢。

   “米哈乖,来试试妈妈给你织的圣诞背心,胳膊抬起来~”

   米哈顺从地被套上那件与自己毛色相同的背心,还没等约翰松手,小家伙就撅着嘴凑了上来。

   “妈妈亲亲。”

   约翰笑着在儿子右脸颊上啵了一下,米哈却还嫌不满意地扭来扭去,小嘴嘟得更高了。

   “要亲亲嘴嘛……”

   真拿这孩子没办法。 约翰刚要亲,阿里就蹭过来用带斑点的大舌头在米哈小嫩脸蛋上舔了一口,米哈愣了一秒就哇地哭了出来,肇事者则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把鼻子埋进了织剩下的毛线堆里。

05


   在阿里心中,家庭成员的排名如下:
   妈妈>阿里>妮娜>爸爸>米哈

   妈妈最好了!妈妈会做咖喱饭会煨骨头汤还会织蛋饼色的毛线帽子呢!阿里把元旦礼物里里外外舔了个遍,味道不如真的好,但还是挺喜欢。

   妮娜生下来时阿里都五岁了,它蹲在摇篮前,凝视着襁褓里那个又萌又软的小东西,凝视着她的小红毛和小雀斑,突然觉得有个妹妹真是太好啦。

   爸爸是把阿里买下来送给妈妈的神,也是在妈妈搬去大房子第一天晚上把阿里关在卧室门外的坏蛋。爸爸总爱和阿里抢妈妈,讨厌、讨厌!虽然毛色一样还是忒讨厌,汪!

   米哈小时候脸蛋白嫩嫩的,忒像吃火锅时的鱼肉圆子,阿里那时最喜爱的娱乐活动就是把米哈当球滚,滚累了就舔几下。没想到这个圆子长大后挺能干的,爸爸把碗和阿里都推给他洗呢!

   其实爸爸还有俩小跟班有时候会负责照顾阿里,但是二水家的床一丁点儿弹性都没有,随便蹦两下就散架!大宝家的罗宋汤倒不错,可阿里还是最爱妈妈的手艺。

   最爱妈妈了,汪汪!

06

   仨孩子的妈约翰买了一个加厚防滑不锈钢内胆的大号食盆给阿里做过年礼物,还特地在盆身上刻了名字。

   阿里对这食盆的爱远远超过了毛线帽子,饭量比从前增了一倍,没事喜欢枕在上面午睡,一见人就要把盆叼过去炫耀半天。

   适逢新春佳节,来家里拜年的络绎不绝,结果还没到初三,整条街都知道撒谢斯家那大狗有个新食盆,还带洋文呢。

   “Gong Xi Fa Caiiiiiiiiiii!!!!! Anybody saw Mr.Stratos?”

   金发碧眼的日升小学英语教师拎着两条火腿满面春风地推门进来,尽管来访目的显然歪掉了。

   “汪汪汪汪汪、汪汪!”

   最近扑人不分男女老幼的阿里自然连洋人也不会放过,嗷呜一声叼了食盆就蹭过去。

   “Ohhhhhhh good boyyyy!!!! Come on show me what you got!!! Ohhhh nice bowl!!! what? Ali Saachez???!!!!”

   美国进口的哈姆老师字正腔圆的发音响彻了整个玄关,然后客厅,连关在二楼寝室里做运动的米哈和哈雷都能听见。

   “我说,买个食盆干嘛刻我名字……”

   阿里·阿尔·撒谢斯斜靠在双人大床上调整着腰枕,眯起眼打量约翰的腰,心想生了仨——不对应该是俩——娃儿身材还这么好不愧是我老婆!

   “刻了个阿里还有空就连姓也刻上啦,有什么问题么。”

   “被人看到影响不好!我在这一带的威名都受损了!”

   “啥叫影响不好啊,阿里不是咱家的吗?你还是他爸呢。”

人妻约翰折好最后一条秋裤放进抽屉,回到床边坐下,把手指插进孩子他爸浓密的阿拉伯卷里。

“等开了春给阿里找个女朋友吧?”

“西藏太冷了懒得去……随便和米哈同学家的马尔济斯搞一搞不就行了么。”

人夫懒懒地打了个呵欠,抓住老婆的手腕扯过来整个人覆了上去。

“在这之前先给我肉偿!”

-EN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