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dam00/All Chara

20110219
日升街系列。窗掉的本子。
  “有了啃的鸡,生活好滋味。”
   每当三红吹理剃的小电视里出现这个卖鸡广告,洛克昂的心中总是生出几分惆怅。

   作为日升街上唯一的盒饭摊主,他一直都为自己的厨艺而自豪。虽然街上也流传着“洛哥家的盒饭吃一次会拉肚子吃两次就没事了!”之类的谚语,不过本性淳朴的 洛克昂总把它当作赞美,憨厚微笑的同时给你米饭里多加一勺番茄鸡蛋的汤汁。再怎么说这条街上几十口人——有光棍有懒蛋也有自理白痴——大多数都是被五块钱 一份的小小盒饭喂饱的,就连吃着公家口粮的街道管理人员和奔走于大街小巷收保护费的麻将馆小职员也常来光顾摊子呢!(至于后者有没有付钱,咳咳,这个暂时 不在讨论范围内。)总而言之,洛克昂对自个儿做出来的饭,基本上是满意的。
   可是当传统快餐遭遇洋快餐……啊,是当盒饭遭遇啃的鸡时,在日升街饱受邻居尊敬和流氓关注的中心人物洛克昂,自信心也有了点小小的动摇。
   特别是当自家那虽然是捡来的却比亲生还亲的儿子刹那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屏幕上金灿灿的炸鸡块,还下意识吞吞口水的时候,洛克昂更是深深体会到一种杀鱼不慎戳破胆般的不妙感。

   “明儿就三十啦大哥咋还不去办年货!”
   妮娜戴着批发价三块钱一个的粉红毛绒耳套风风火火地冲进发廊,不顾店里的盒饭父子俩,就直接扑到约翰身上搂胳膊乱蹭。
   “妮娜要吃酒鬼花生小山核桃绿茶瓜子!大哥快去买吧吧吧!”
   “……又趁过年乱开方子,妮娜你就不怕吃成猪娃么……”
   约翰这边还没教训完,那边的米哈又贴了上去。
   “猪娃我也想吃!今年一块肉都没腌呢我可不答应!大哥快去买香肠!要肥的!”
   “哎哟老二蠢死啦就知道肉!”
   “妮、妮娜说啥呢……!”
   看着吹理剃家兄妹吵成一团的热闹样子,再瞅瞅身边面无表情却攥紧了自己衣角的刹那,洛克昂觉得心头有什么东西梗住了。他朝约翰歉意地笑了笑,拍拍刹那的脑袋,牵起脏兮兮的小手走出了发廊。
   回家时路过公车站又看到幅忒大的炸鸡广告,洛克昂还没来得及感叹人生何处不相逢,却又发现平时总低着头专注于捡钱的刹那竟抬头呆呆地望了那广告好久。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悄悄地做了个第二天让自己瞎忙活一中午的糟糕决定。

   回到00栋进门准备往下走,却在楼梯口就看到地下室门口有个人影。洛克昂先还以为是房东的宅儿子提耶利亚又来催房租或者找夜宵呢,却感觉身形不太对,走近 了才看清是城管大队长格拉汉姆。都这个点了居然在家门口遇到这家伙,还让不让人过年啦!洛克昂颤抖了一下,搂住刹那的肩膀让他靠近自己一点,赶紧换上遇见 稀客的欣喜表情。
   “大队长!让您等这么久真对不住!我这就开门,快进来坐坐喝杯茶吧!”
   “不用。”格拉汉姆今儿穿了便装,整个人缩在羽绒袄子里的样子似乎比穿制服时少了几分讨厌,可语气里依旧有不容抗拒的味道,“我来是想交给你一份光荣但不艰巨的任务!”
   “啊……啊?啥任务?”洛克昂愣了一下,觉得自己脑子要不够用了,平日这家伙找上门来不是罚款就是蹭饭,今天却说有任务,难道执勤时被猪撞啦?
   “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为促进邻里和睦、改善居民生活水平、增加政府机关收入,城管队与居委会决定在大年三十开展聚餐活动!”
   不愧是整天对人念文件的哈队,一讲到这种内容就变成抑扬顿挫的官腔。
   “哦哦!居委会要组织咱们吃年饭啦?”
   “咳咳……是城管队与居委会共同组织!……小洛你愿不愿意为日升街的发展出一份力,来担任这次聚餐的厨师长啊?”
格拉汉姆说完这句就把围巾又往上拉了拉,看样子是事情说完准备滚蛋啦。洛克昂松了一口气。
   “啊……行……没问题。”
   “这次的食材全部由居委会提供,你明天下午去了把手洗干净就能开工。”大队长突然伸手捏了捏刹那的小脸颊,娃娃脸笑成一朵猥琐的花,“娃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把你家小傻带去多吃点。”


   冬凉夏暖的00栋地下室在腊月二十九的夜晚也一如既往地又冷又潮。洛克昂坐在小破床边灌好了热水袋,怕太烫又用自己的旧秋裤裹了一层,才小心地掀开一角被 子,把热水袋放在已经睡熟的刹那脚边。这娃儿近两年个头没怎么长,人倒是变懂事了不少,每天不到九点就乖乖爬床(虽然时常忘记洗脚),半夜也不蹬被子啦。 望着儿子安静的小脸,洛克昂露出一丝怜爱又无奈的笑,寻思着过两天等天气晴了要不要把被子拿出去晒次。
   他脱掉土黄色的旧棉夹克,翻到衣服里自己缝的小口袋,掏出个皱巴巴的大桥牌味精袋子,小心翼翼地打开,将里头的东西一股脑儿都倒在自己膝上。
   晴带雨伞饱带干粮,连卖油郎的媳妇儿都知道每天攒一勺油留着好过年,他洛克昂还不懂要存点小私房的道理?只是这日子实在难过,最近油盐酱醋没一样不涨价, 每月的摊位费管理费保护费还一分都不少。好几次他都犹豫要不要把粳米换糙米、翅中换翅尖什么的,可一想起阿雷路亚嘴边还留着饭粒、憨憨地笑着说吃了洛哥的 饭干活特别有劲儿的样子,就放弃了那种念头。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在日升街摸爬滚打二十几年,洛克昂也把街上两大流氓之一格拉汉姆的脾性摸清了八成。对方一 念文件他就认错,一掏罚款单就求饶,一来蹭饭就盛最好的菜递过去。偶尔被请去城管卫生办喝茶,那混蛋踱着方步打着官腔走到身边总有意无意地伸毛爪子在腰上 屁股上摸两下,他也装作不知道。就这样应付下来,每个月倒是真免了不少罚款。至于另一个大恶霸,最近的心思似乎都放在发廊了, 只要好好招待他手下那两个小喽啰,保护费稍微迟交两天也不必担心会翻倍。
   总之这个月死命抠出来的几个钱都在这里了,皱巴巴的毛票加上硬币一共是一百二十块零三毛,数了三遍都是这个数没错。洛克昂把钱理好放回味精袋子,心想这钱 去哪都能够刹那吃上一顿了,心情就变得欢快起来。他脱下外裤毛衣和袜子,在冬夜的寒气里打了个冷战,就赶紧关了小台灯钻进被子闭上眼。


   大年三十的日升街依旧和往常一样寒酸,还透着一股子冷清,只有几家卖年货的小店还开着。洛克昂哼着小曲,牵着穿得像个棉花包的小刹那往邻街的方向走。
   早在几个月前,撒谢斯那俩小跟班过来蹭饭时就说起过旁边那条街新开了家啃的鸡,洛克昂当时只顾着心疼大宝把萝卜烧排骨挑得只剩萝卜、二水一次拿了三个卤鸡蛋之类的,差点忘了这茬,现在能派上用场真是太好啦。
   邻街不愧是传说中的商业街,大年三十了还热闹得跟乡下赶集似的。据说日升街那边只有撒谢斯那样的人物才经常来这儿消费。路边商店里花花绿绿的衣服,大概都 是发廊妹妮娜看了想哭的价位,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也都穿得跟格拉汉姆一样体面。洛克昂觉得有点眼花,不过还是一边努力寻找着红白相间的招牌,一边牵紧了刹 那,生怕一不小心就给丢了。
   在喜气洋洋的人群里穿梭了半个钟头,终于望见马路对面巨大招牌上的老头儿脸。洛克昂胸中涌起一阵欢喜,弯腰抱起刹那。
   “乖儿子,来开洋荤吧!”

   大概正好碰上饭点,啃的鸡里挤满了人。洛克昂抱着刹那在店里转了一整圈都没找到空位,瞧见有张桌子上一对小情侣吃得盘子里都只剩纸盒了,就赶紧挤过去站跟 前等着。刹那一被放下来就扒着桌子沿,盯住盘子里没啃干净的鸡骨头猛看。洛克昂心底升起一丝愧疚,今天不用出摊于是父子俩都睡到十点才起,一人吃了个咸鸭 蛋就直奔啃的鸡啦。座位上那对小情侣一起身他就赶忙拉刹那坐下,打算今天让儿子吃个痛快。
   桌上剩的盘子里还垫着张菜单,洛克昂抽出来研究了一下,觉得这里的菜名字都挺玄的,都是自己没见过的词,偶尔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字。不过光看图片也能知道个 大概,他在心里迅速估算了下刹那的饭量,指着菜单上一款看起来忒肥美的炸鸡,想问问儿子吃这个行不,一抬头却发现对面座位空着,顿时吓得站起来四处张望。
   “刹那——人哪去啦!”
   “我是高达!”
   刹那高举双手从儿童区的小滑梯上咻地滑了下来,还不忘记喊自己最爱的口号呢。滑到地上时似乎是硌到了啥,摇摇晃晃地爬起来用小手揉了揉屁股,又跑到滑梯后面准备玩第二轮了。
   洛克昂发现滑梯那块儿地上都铺了厚垫子,旁边还围了小栅栏,就不再担心安全问题,想想这孩子平时老跟着自己捡破烂卖盒饭什么的,也没啥时间玩耍,现在就随他去吧。
   坐下来等了快有一刻钟,才有个红背心拎着抹布过来清桌子。洛克昂看着鸡骨头纸盒子还有菜单一起熟练地被扫进盘子要被端走,连忙叫住了服务员。
   “小姐你别都拿走了呀……”
   “对不起,按照规定我们必须清理全部垃圾。”
   “可你拿了菜单我怎么点菜啊?”
   “……菜单?您说的是盘子里的宣传垫纸是吗?”
   “啊……好像是,不然你给我拿张带价格的好么,刚才那张就写了个啥原味鸡,都不知道多少钱一份哩。”
   “……对不起,本店是自助餐厅,点餐请到那边排队。”
   顺着服务员手指的方向,洛克昂才看到店中央亮堂堂的收银台,原来许多人都是从那里拿了吃的才去找座位的,没想到洋餐厅吃个饭还得自己去端!他感激地向服务员点点头,就大步跑到栅栏那边,一把拎起刚从滑梯上溜下来的刹那,朝收银台的方向奔去。

   负责收钱的姑娘笑得桃花朵朵开,用忒甜的声音说您好想要点啥,如果刹那招呼客人时能有这份热情,盒饭摊的生意保准好哇。
   洛克昂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给我来份炸鸡。”
   “请问您是和这位小朋友一起用餐吗,那我向您推荐外带全家桶,其中包括五块吮指原味鸡、三份香辣鸡翅、一个香甜粟米棒、两个胡萝卜餐包和一瓶一点二五升的百事可乐。”
   “啊……其实我不饿,就是买给孩子吃的。”
   “那您可以购买快乐儿童餐,包括一份主食一份小食和一杯饮料,还有玩具可以赠送。”
   “也行……那玩具是啥样的?”
   “我要高达!”
   刚才一直趴柜台前玩吸管机的刹那突然来了精神,手里抓了一把吸管激动地挥啊挥。
   “对不起我们这个月的活动是送字母小熊,今天店里的小熊只剩下S、E和X三款了,请问您要哪一款?”
   “ 嗯……那就蓝的吧。”
   “请您稍等,一共是二十三块五毛,请问您有六块五的零钱吗。”
   “有有有!”
   说到零钱洛克昂挺高兴,做小本生意的最不缺这个,以前交保护费时那俩小流氓还总嫌交上去的都是毛票儿呢,头一次遇到笑着问人要零钱的服务员,这洋快餐还真不一样!
   他拉下外套拉链,手伸进衣服里层的口袋,却摸不到味精袋子。
   不会是……忘带了吧!?
   洛克昂吓得一头冷汗,在服务员疑惑的目光和身后人催促的眼神中又摸了好几遍,还是连个硬币也摸不到。
   “爹,没零钱。”
   感觉衣角被拽了一下,洛克昂低下头却看见刹那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用钞票折的红艳艳的纸青蛙。
   “刹那!这、这钱是哪来的?”
   洛克昂把刚才没钱付账的窘迫都抛脑后了,他自己活了二十多年也没见过几次红色毛爷爷,现在刹那掏出来一张,别是被印假钞的骗了吧?
   “四眼房东给的。”
   “啥?”
   洛克昂脑中浮现出提耶利亚那张臭脸,还有那句“拖欠房租真是罪该万死,你没有做房客的资格!”那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家里蹲平时要个房租就够凶的了,干嘛要给自家儿子钱?
   “他说是压岁钱。”
   “那他说了为啥要给你压岁钱了么?”
   “……没,就是捏了我脸。平时爹不在时一见到我也总捏。”
   “……啊?”
   “这位顾客请问您还要买单吗?”


   端着好不容易到手的套餐在啃的鸡里转了一圈,洛克昂却发现刚才的位子早就被人坐了,瞧瞧周围大多数人也都刚开始吃。刹那一定是饿坏了,拿着还没拆包的玩具小熊就往嘴里放,洛克昂连忙给抢过来塞口袋里。
   “刹那乖,爹马上给你找个好位子。”
   抬头突然看见洗手间前面有俩台子跟前没人,洛克昂喜上心头,赶紧拉着刹那过去,把托盘放在上面。那个矮台子的高度还正好能让刹那够着!他如释重负地摸摸儿子的头,把红围巾往下拉了拉以免弄脏。
   “吃吧。”
   刹那点了点头,两眼放出异样的光,像刚从饿牢里放出来一样抓起炸鸡的纸盒就撕开往嘴里塞,饮料和土豆泥也两三口就消灭干净。还没等洛克昂说出别噎着,盘子基本上就空了。
   ……是平时自己忙着摆摊所以吃饭都速战速决结果把这娃儿带坏了么?洛克昂苦笑着抓起餐巾纸,弯下身给刹那擦擦嘴。
   “好吃么?洋快餐爹也没吃过呢,不过电视里打那么多广告,味道一定不错吧。”
   这过年礼物折合五份盒饭,对他来说也不是那么难以承担,只要儿子喜欢。
   刹那睁着大眼睛,吸了吸鼻涕又打了个炸鸡味的饱嗝,慢吞吞地开了口。
   “没爹做的好吃。”

-EN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