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Note/LightL

20081102
万圣节砂糖。L生日文。
“特地在万圣节赶回来却忘记穿纱丽吗?”

龙崎吸着草莓酸奶,犹豫着要不要给缩在门口流鼻涕的夜神月一张纸巾。

“不要辜负我给你过生日一片心意阿嚏!”

夜神月搓搓在10月冷空气中冻得发白的手指,弯下腰开始在旅行包里掏来掏去。

“不用了我知道你每次只会买各种口味的TT,尼亚生日是牛奶梅罗生日是巧克力玛特生日是覆盆子Misa生日是樱桃……你记事本里有Yotsuba全体员工档案吗?”

“草莓味呢?”

充满印度风情的粉红珠光包装纸在夜色里WS而少女地闪耀着,龙崎歪着脑袋叹息了一声。

“喜欢。但你每次都让我帮你戴上去然后再拔掉,印度人被这种愚蠢的消耗量迷惑了双眼吗……”

“不是为了你最爱的草莓口味谁愿意跑去印度拍傻不拉叽的安全套广告啊!”

“哦哦我以为月君对咖喱有兴趣?”

“那种鬼地方热死了阿嚏!不知道魅上吃错什么药会同意我接下这个活的阿嚏!”

龙崎有些同情地把揉得皱巴巴的纸巾递过去,还是决定不告诉他梅罗想过一个快乐的万圣节所以尼亚拜托了杰邦尼模仿笔迹在合同上签名的事。

夜神月把半张脸埋在纸巾里呼哧呼哧地擤了半天鼻涕,然后抬起头用湿润的琥珀色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自己思念了八天五小时零九分的人。虽然说出来会被殴打并嘲笑,但在新德里的日日夜夜他都要看过手机里偷拍的龙崎的睡颜并说晚安后才能安心入睡。

“那个……生日快乐,还有,trick or treat?”

“我才不要把甜品让给你。”

黑发的30岁寿星咬着嘴唇,苍白的手指抚上靠卖脸上位乐队主唱那晒成古铜色却冻得冰凉的脸颊。

-EN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