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Note/GevanniNear+MattMello

20080109
第二人称玛丽苏视角。
   大约一周前你发现隔壁搬来一个看起来不错的男人,黑发黑眼容貌端整的型本来不是你的菜,但某天你把一堆装满零食的购物袋摔在门口摸钥匙时身边传来好听的招呼声,扭头对上善意微笑的同时你突然后悔出门时随便套了件朴素的灰外套,而不是昨天刚买的可爱红色短大衣。

   你在下一次出门前一分钟又跳到穿衣镜前检查红色大衣领上的蕾丝蝴蝶结有没有歪掉,规规矩矩地用钥匙锁好门后你失望地发现邻居与你作息时间并不一致,但天性乐观的你还是从隔壁门牌上得到些有用的信息,Gevanni这个姓念起来有一点点意大利,你不禁开始猜测他血液中有几 分艺术几分浪漫。

   今天在家附近的超市遇到他,一同步行回去的邀请让你几乎在罐头货架边尖叫出声,但观察敏锐的你立刻发现他手推车里的整整一打白衬衫两大包白袜子。执着于同 一种衣物的男人在其他方面也不会三心二意的吧,付款完毕后你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然后提出要帮他拎购物袋。他将两个大袋子递给你时的爽快态度让你吃了一 惊,但好戏还在后头,你从没见过一次使用5格存包柜的人,更不用说5格里存的都是大包玩具了。

   你的心脏几乎漏跳一拍,然后自我安慰说哪有小孩子这么能玩的平时都没听到个动静。他满脸歉意地笑着说自己不是在玩具店前排队就是在去玩具店的路上时,你胸中某处柔软的部位被触动了,喜欢玩具的高大男人有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可爱。

   从此你们的交往多起来,在走廊遇到时都会开心地讲上半天,只是他从没邀请你去过他家,实际上你连他家玄关什么样也不清楚,那扇门总是紧闭着,把你对一个邻居好男人的所有粉红色幻想都锁在未知的地方。

   你偶尔会发现他的衬衫前襟染着胶水,或者西装后摆粘着飞镖,私自将其归咎于孩子气后,你体内的母爱又不可收拾地泛滥起来,原先的意大利式猜想被丢在一边,取而代之的是悄悄的甜蜜的暧昧的Stephen,或者Steph。

   直到有天半夜你记起隔天是不可燃垃圾回收日,努力从被窝里钻出来开门拿走放错的生鲜垃圾,然后在隔壁两指宽的门缝前僵成冰棍人。白衬衫和玩具山都属于另一个需要母爱泛滥的对象,邻居模范男人的温柔体贴依然无愧于大家的拇指。

   你把脸埋在小时候的玩具熊里大哭了一场,对自己说以后要小心那种道貌岸然的端正男人,很多时候看似坏小子的家伙实际上性格好又死心塌地,比如……比如新搬进对面公寓的红发青年,戴着风镜的痞痞样子能让人感到另一种形式上的安心。

   但你完全忽略了他每周从便利店拎几大袋巧克力回家,身上却只有烟草味道的事实。

   所以嘛,别轻易爱上邻居男人。

-END-
 





Leave a Reply.